芝加哥瘋狂的天氣果然名不虛傳,竟然在四月下起雪來。在美國才買的羽毛外套和雪靴已經完全值回票價,突然下雪的晚上,氣溫下降太快,大顆的冰雹打在窗上,讓我一直有玻璃就要破掉的恐懼。但路上的樹早在三個星期前就長出新芽,準備春天的來到,人也是。

perr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