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接到你從台灣打來的電話,新婚不到一年的妳,用說著別人故事的語氣,告訴我和妳老公的種種。我很不忍。還在交往時的妳,會哭著打給我抱怨,一樣的事在婚姻中再度發生時,你的聲調卻平穩而淡寞。

  當妳告訴我,他買車是因為朋友也有車,輸人不輸陣,我以為妳明白他並不成熟。當妳告訴我,他的朋友因為他沒有借錢出去而覺得他沒有義氣,我以為妳明白他交友圈完全超出我們可以理解的範圍。當妳告訴我,他每個月的薪水都會花完、或是提早花完,幾乎沒有儲蓄,原因包括在KTV裝闊買單,我以為妳明白他不懂所謂長程計劃。

  然後,妳說,「他有在變好。」

  坦白說,我那天有點生氣。當我得知你正在和這個不知道自己在幹嘛的男人計劃結婚,我心中閃過的念頭是,如果我一巴掌可以把你打醒的話,我會做的。

  妳那天哭,是因為發現他和應酬認識的酒店妹牽扯不清,拷問之下,他給了一個說詞:我們公司的人都這樣,我不覺得有什麼不對。我只覺得荒謬,這算什麼,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結了婚之後,他竟然又和酒店妹簡訊電話通通來,這次的理由是:婚姻不是我想的樣子,我需要找人說一說。怎麼找酒店妹去說,找國王的驢耳朵故事裡的那口井去說不是更好。

  兩個人要變成一個家,穩定生活、固定存款、十年計劃,都只是基本條件,妳都有了,而你的他,卻沒有一樣具備?什麼時候他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不擔心你的他不夠愛妳,我擔心他要好久好久以後才能有智慧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對於所謂的共來未來是好是壞。妳是那種會執行自己意志的人。妳的婚姻,妳知道是什麼是妳想要的,什麼是你能做的。

戀愛很容易單純而美好,十指交扣的溫度是很動人。但是婚姻很殘酷,拿掉白色面紗後,開門七件事和所有瘡疤都要一一面對,他的家庭背景複雜,妳沒辦法置身事外;他的人生毫無規劃,妳除了顧好自己,還要連他的份一起努力。完美婚禮上的白色玫瑰就像泡泡一樣,對婚姻一點幫助都沒有。

  我不是那種覺得結了婚可以解決一切問題的盲目樂觀者,妳知道的。我也不相信什麼時間可以克服一切,那是電視劇裡拖戲的台詞。婚姻把「妹妹把上萬的帳單丟給她哥哥去繳」變成「妹妹把上萬的帳單丟給我老公去繳」;從「你家的事」變成「我們家的事」。這種時候需要的不是時間,是把帳單摔回她臉上的魄力。

  親愛的,你總是一付任性的小么女模樣,只有我們才知道你骨子裡的硬脾氣。如果有天你覺得該放手的時候到,就放手吧,除了愛情,這世界上有許多許多難解的習題,它們會一直出現在我們的生命中,必須面對。就像你自己說的,現在不是少女,而是婦人了。拿出你歐巴桑的魄力來一定能解決這一切!還有,你永遠都有姐妹淘。還有什麼能比歐巴桑加姐妹淘的更厲害力量呢?!世界上根本沒什麼好怕的,是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rrin 的頭像
perrin

Wild wind in Chicago

perr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