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件事大約在一個月前,在朋友間被熱烈討論著,是那種「我跟你講,你不要跟別人講」的狀態。大約是某公司管錢的那個長跟總經理黑了一大筆,據說是上億。一開始大家MSN上的秘密訊息,不知怎麼著,這事上了媒體。既然消息到了公開領域,同行間也就大大方方的討論起來。

  講到八卦想要插播一下。我發現人在國外,那些私底下的新聞不是很快就是很慢知道。很慢的原因很容易理解,和大家見面閒嗑的機會的變少,消息也就不那麼靈通。但我也發現,有些事我真的還比和當事者親近者早知道,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大家覺得反正我不在生活圈內,我就算知道了什麼大消息也無處可說,就把國王的驢耳朵/金魚眼/大鳥嘴/豬蹄膀通通往我這說。

  這種偷偷拿了公司錢的新聞其實也是到處在發生,唯一的不同是,那家公司是我的前公司,當這個新聞人物曾是天天都會擦身而過的對象,(因為當年太小卡,根本是公司裡的屑屑,比影印機還不重要,所以對方根本不記得我是誰)每個人都睜大眼睛注意著高潮迭起的勁爆劇情,應該都有比阿媽看霹靂火認真。

  刊出事件的兩光到把人家公司名都打錯媒體,不知為何,用不小的篇幅把事情用力的輕描淡寫。雖然我不知道這件事是真是假,那兩個人離職的真正原因是什麼也沒有真的說清楚講明白。最詭異的事,報導都出來了,公司卻連官方說法都還沒有。但是,鄉民的暱名回應卻反應了某些態度。

  在電子版刊出不到三十六小時,點閱人數就破了兩千,以一個小眾的月刊來說,算是很嚇人的數字,是第二名熱門話題的快兩倍。而且,有經驗的鄉民都知道,推文才是重點。十七個回應中,扣掉與事件本身無關的三則,持不知所云的意見三則,支持當事者的一則,其他的10/14基本上是認為真的有鬼。

  我看過小老闆和這個XX長交手過一次。是小老闆發現自己應該調薪月份的入帳薪水並沒有增加,於是請XX長確認。XX長發現錯誤,說差額會在下個月薪水補給小老闆。小老闆聽了一整個不爽:「為什麼明明是公司這個月應該給我的錢,要到下個月才補給我。」XX長才勉強答應儘快把錢補給小老闆。

  雖然是一個小事,雖然問題有得到解決,但回想其他和他溝通的過程,總有一種被淫威壓著的不痛快感,再不合理他也幾乎可以一意孤行。(這不叫溝通吧?!)我們後來才知道,有不少同事都有遇過類似的問題。我在那家公司只有短短十個月的時間,發現XX長提出的政策常常有欠思考,不少執行層面的問題,有時民怨四起,幾次都以成效不好而取消收尾。他很愛說為了公司如何如何又如何,好像他是全公司最愛公司的人,是很冷場。

  當然,他過去曾經做了什麼,不等於他現在一定真的黑了公司的錢,這種事不是用投票表決的。但是回應的內容諷刺尖銳就不必再說,真的好像是有深仇大恨一般。以他在那家公司的年資,與他共事過人的絕對不只上百,他顯然很不得人緣,只有一個人幫他說話。而且這種事,真正知道內情的人應該沒有想像的多,但基於對此人的不滿與人格的不信賴,大家就寧可信其有。

  這是人性。很黑暗啊。所以,媽媽說做人要戽斗,喔不,是厚道,是有原因的。我想XX長絕對想不到,在他生命中的黑暗時刻,有大把的人等著嘲笑他的不如意、等著看他笑話,然後打算隨時再補一腳。

  朋友說,這個故事告訴我們,A錢時,要分下面的人一點,形成共犯結構後他們才不會把你踢爆、也絕對不會再落井下石,啊,這果然才是這個小故事給我們的真正大啟示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rrin 的頭像
perrin

Wild wind in Chicago

perr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